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雨枫轩> 原创长篇小说 > 青春|言情 > 优德w88官网小说 > 冰骨神医 > 第一卷 > 12.章 洛缺夜(1)
12.章 洛缺夜(1)



更新日期:2016-12-22 + 放大字体 | -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:
12.章   洛缺夜(1)         “飘雪琴剑下巴东,未必蓬山有路通。乱世桃园非乐土,炎荒草泽尽英雄。   牵情儿女风前烛,草檄书生梦里功。便欲扬帆从此去,长天渺渺一征鸿。”      一位白衣胜雪的公子正专注地一边弹凑琴曲,一边低吟着诗词。身边还立着一位黄衣侍女,她随着琴音的韵律,脸上表露出不同的变化,或如行云流水,或如醉生梦死,或如苍茫高歌,或如缥缈无尘。      不知弹了多久,洛公子终于停了下来问道,“那位姑娘醒了吗?”      侍女摇摇头道,“没有。”      洛公子起了身道,“随我去看看吧。”      “好的,阁主。”侍女敛了笑容随着洛公子去了一间优雅别致的房间。      床上锦缎被下躺着一个面如白纸的女子,她极度虚弱,躺了好几天仍旧没有醒来。洛公子来到床边,看着她略微皱起了眉头。      那日,洛公子接了一桩生意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他收了县令的银子,自然要张县令采这种名为‘七叶一枝花’的草药,这种草药常人采不得,它生长在武周山的半腰处,上是悬崖峭壁,下有滔滔川水,一般人是只能遥望,不可采焉!      ‘七叶一枝花’又名‘七叶莲’,是治风毒暴肿,解鼠蟒蛇毒的良药,若是无此药入味,恐难以将体内的毒素清理干净。      张县令的儿子正是因为贪玩,在山中中了鼠蟒蛇毒,命在旦夕,郎中看过后,都言只需‘七叶莲’,便可解毒,无奈这草药生长的环境极为险峻,人难以攀爬采之,这才有人献计,出重金请缺夜阁洛公子相助得之。      然洛公子爱财,凡有人出好的价钱,让他去弄什么吉光毛裘,连金泥,反魂树等等,他都一一俱应,因此,缺夜阁的美名早已远播。      他既然收了张县令的钱财,应口一天半必然将‘七叶一枝花’送到县令府上。他带着自己的手下侍女连珠上到了半山腰,他凭借着自己高超的武功,采到那只草药是很自然的事情。      然而,正当他准备飞过去采摘的时候,突然看见有紫影从自己身边,自上而下坠去,“那是从悬崖上掉下的人,”他反应迅速,身轻如燕,以更快地速度一把扯住这团紫纱,一旋手,才发现是个女子,这女子身体负伤,昏迷不醒,脸上虽有泥泞,也遮掩不住她的美貌。      他抱着她,降落到一隅,这时,连珠也已跟了过来道,“阁主,这……”      洛公子搭了搭女子的脉道,“她还有救,我先带她回去疗伤,‘七叶一枝花’你想办法采来。”      不等连珠再问什么,洛公子已转身回了缺夜阁。他命侍女给她的伤口上药,又用热水擦了擦血渍的身体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。      虽然汤药已经喂下,这女子依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,洛公子又来看望,微蹙眉头,吹起了玉箫。      也不知是药效起了效果,或是玉箫打动了她,她开始有了意识,手指头微微地弹动了,不多时便睁开了眼睛,四处环望,眼神凄迷,蠕蠕道,“这是哪儿?”      箫声止住了,洛公子喜上眉梢,“这是缺夜阁,你终于醒了。”      女子看着洛公子,犹如看仙人一般,他太美了,面如白玉,五官俊美,简直挑不出一丝瑕疵来,她失声道,“你是神仙?好美啊。我是在天上吗?”      洛公子突然笑起来,心中喜悦道,“你说什么?我像神仙?哈哈……第一次听人说我像神仙,若我真的是神仙,何必要住在这人间?”      女子神情恍惚,“你,你不是神仙……”      洛公子又是优雅一笑,旁边的连珠开口解释道,“这是我们家的洛公子,缺夜阁的阁主。”      船雪刚要开口,又将话咽了回去,只是努力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,神情戚戚。      洛公子道,“你是什么人?怎么会从悬崖上掉下……这刀伤,又是被何人所为?”      船雪听到此处,神色黯然道,“我,你叫我船雪吧,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了,是你救了我么?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      洛公子被反问住了,怔了怔,又是一笑道,“我为什么不能救你?”      楼船雪突然想起了什么,去身上找东西,找了半天什么也没,用一种很异常的眼光看着洛公子道,“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,救我是有所图。”      洛公子被她这一问逗乐了,将脸贴近道,“对,我的确是有所图,图你长得俊俏,你会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嫁给我吗?”      楼船雪也冷冷一笑道,“笑话,恐怕,不止这个吧,我的东西呢?”      洛公子惊讶道,“什么东西?”他连忙问连珠,“你可动过船雪姑娘身上的东西?”      连珠从一个匣子里取出一块青色的玉道,“姑娘说的可是这个?”      楼船雪一激动,用了点劲儿,肩头一疼道,“就是它,就是它,幸好没丢,这是我娘亲留给我的。”      洛公子扶着让她躺下,“姑娘小心,洛某虽然贪财爱色,但也是正人君子,洛某有三爱四不爱,刚才只是与姑娘说笑了,切莫往心里去。”         船雪躺好后,听这洛公子为人十分风趣,便起了好奇之心,问道,“哪三爱四不爱?”         洛公子悠哉悠哉道,“爱财,爱色,爱乐,不爱名望,不爱官,不爱杀戮,不爱缚。”         楼船雪一品,回味良久,赞道,“公子好兴致。当今真是才貌无双。”         洛公子乐呵呵,“姑娘谬赞。姑娘的才貌也是举世无双的,令多少好男儿倾心仰慕。”         船雪“噗”的笑出声来,“公子太抬举我了,公子当真世上无双。”      ……      两人又相互寒颤一番,洛公子见船雪面有倦色,派了几个丫头来服侍着,又让人弄了一些补血养气的汤粥喂她喝些,看着她安然睡去,又是一番嘱咐,这才放心的出门。         洛公子应了张县令的差事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因为救了船雪,耽误了最佳采药时间,‘七叶一枝花’只在白天开,夕阳出现时便败落,若是遇到雨天,花便会提前败落。      那天遇雨,若是先取花再救人,花便保住了,人却没了,若是先救人,再取花,花便败了,这雨下的,只能让人顾一头,然当务之急便是救人。         连珠未能取到花,空手而归,请洛阁主责罚,这也不是属下的过错,岂能随意责罚?再说那洛公子对下人极好,平日里就是犯错的人,也很少责罚。洛公子正吩咐连珠将钱退了,没等连珠去退,那县令便找上门来,请公子交付‘七叶一枝花’。         洛公子抱拳失礼道,“实在抱歉,洛某未能取来草药,只能将钱财加倍奉还。”         张县令一听就不乐意,恼火道,“我儿子命在旦夕,你却说未能取来,这般不守约定,当初为何又答应此事?这不是戏弄本县?”      洛公子又道,“大人,岂能说势戏弄?我本欲取来,奈何天作大雨,‘七叶一枝花’败得太快,如何取来?这怎能怨我不守约定?要怪便怪天不逢时。”         县令气地牙齿打颤,脸色乌青道,“你,你……若你今天巳时还不能将花交出,你就等着,等着瞧吧……哼。”         洛公子不以为然道,“等着怎样?”,他看着张县令的背影,从牙缝里挤出不屑地一句话,“慢走,不送了。”         张县令刚回到府衙,见奚斤带着一些士兵来到府衙,他六神无主,以为自己犯下什么事,连忙下跪叩拜,却听见奚斤说道,“我来这里,只为寻一女子,县令可知这武周川有多大?”         县令答道,“武周山在郡西北,东西数百里,南北五十里。山之南面,千仞壁立。”         奚斤又问道,“川水流往何方?”         县令又答,“一直向东,千折百回,由旧高山入境南郊,流入桑干河。”         奚斤捋着胡须笑道,“想不到你一个县令对武周川地形如此熟悉。很好,我奉旨替皇上办事,在武周山上崖掉下一个女子,想必是掉到这川水里,不论生死,你都将她找回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         张县令一听就懵了,问道,“大人,那女子长得什么模样?何况那川水流经那么多乡镇,谁知晓尸体冲刷到哪里?这么大的地方,我如何找呢?”         奚斤又习惯性地将胡须捋捋,呵斥道,“你这武周县的县令是怎么当的?这点小事都办不好,还需要我教你吗?你不会派人将命令传达给各个乡镇,明日我会派人将此女子的画像交给你,你将画像贴在各个乡镇,若是有提供线索或者打捞到的赏金白两,这样如何?你再派人挨家挨户地搜查,应该不会有漏网吧。”         张县令眼前一亮,赞道,“大人的方法真好,下官一定将此事办好。”            张县令在驿馆将奚斤等士兵的住处安排好,便奉上武周县上最好的锦食佳酿,供奚斤和将士享用。      太令因儿子之事没便没有入席,眼看快要到了巳时,却不见洛缺阁送草药来,心中甚为恼怒,正是急火攻心之时,手下谋士又出一计,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的讲了一通,太令赞不绝口道,“就依此计办。”   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