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雨枫轩> 原创长篇小说 > 青春|言情 > 优德w88官网小说 > 冰骨神医 > 第一卷 > 07.章 冰骨(3)
07.章 冰骨(3)



更新日期:2016-11-07 + 放大字体 | -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:
剑拔弩张等若闲,逼问冰骨何丛丛


太子心急如焚,没料到事情恶化到如此地步,太尉如他的左膀右臂,若是太尉出事,等于断了他的臂膀,这分明是国师的诡计,将他身边的亲信大臣,一个个都设计除之后快,让他陷入死角。

他刚出了大殿,见妙沉已在等候,便寒着脸,将朝堂之事粗略一说,并派妙沉快马加鞭去通知船雪等人逃走。

音容却先一步得到消息,国师恐事情有变,不等奚斤统领前去彻查,便命音容先行下手,他的目标只有‘冰骨’,至于兰夫人,她知道的太多,也不能留,必要的时候,还可以将太尉府的人全都杀光。只要拿到‘冰骨’,其他的都好说。音容看完传书后,用真气揉成了粉末,他将府外围的杀手都召集起来,准备开始行动。

此时,船雪刚给太尉行完了针,她还不知事情已有了变故,等着按原计划进行,她让月明假装逃脱,杀死她和太尉,只要他们一死,兰夫人自然会露出马脚,这样真相便会大白。船雪做了一番周密的安排后,将假死的药丸事先让太尉拿着,等月明一出手,再服下去,脉搏就会停止跳动,和真死一样。

船雪算了一下时间,是时候了。她倚在桌子边等待着,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,但愿不要出什么事才好。

正想着,却见月明惊慌的跑来道,“事情有变,我姑母不见了。会不会出什么事?”月明出了柴房,仍觉心里不踏实,特意去狭院看了看,却发现门被破坏,人已全无,这才赶紧来给船雪报信。

船雪只觉头“嗡”地一下,天晕地旋,怪不得她老是心神不宁,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她粗略想了一想,道,“穆伯伯,这位就是我跟您提的孟伯父的儿子,昨夜我们见过了孟夫人,她不愿跟我们走,今日却莫名不见了,您怎么看?这事会不会和兰夫人有关?”

太尉又将月明叫到床边,仔细地看了一番,果然有孟不达当年的英气,他老泪纵横道,“孩子,你受苦了,现在还不是相认的时候,看来事情有变,你来时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?”

月明仔细回想一下道,“是有点不太对劲,我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杀气,府邸连只飞鸟都不见。”

太尉道,“只怕国师已采取了行动,我猜测国师一定向皇上请奏,说我私藏大禹后人,命人搜查府邸,捉拿你们,然后再判我个通敌叛国之罪。相信很快就会来查封府邸,抓捕你们了,不要再犹豫了,快些逃走,不然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正说着,却听屋外的音容笑道,“想走已经晚了。屋内的人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屋里的人还不束手就擒,若能乖乖交出‘冰骨’,或许还能免你们一死。”

船雪扒到窗户边捅开一个小孔向外看去,外面站着一排弓弩手,穿着黑色的死士制服,戴着古怪的鬼头面具,弓已张开,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等着一声令下,万箭齐发。

船雪脸色大变,“不好,他们是冲着‘冰骨’来的。”

太尉道,“莫慌,我卧室里有条暗道,你们可以从这里逃走。”说着,让月明将他扶起,他指挥着让月明将床下的一块地砖翘起,扳动一下虎头机关,只见“呼啦”一声,出现一个暗道来。

这时,音容又喝道,“再不交出‘冰骨’我将这里人全部杀光。”说完,他从抓来的仆人堆里揪出一个杀死,顿时,血溅墙垣。

兰夫人在春儿的陪同下也正往这边走来,突然看见死了个人,吓得不敢上前。她再定睛一看,是国师身边的音容,这才放心走过去,怒道,“放肆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音容冷笑道,“你来的正好,国师命你快些将‘冰骨’取来。”

兰夫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寒着脸道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还不快退下。这是太尉府,由不得你在这里放肆。”

音容奸笑道,“退下?兰夫人,你有没有弄错,你现在成太尉夫人了,就不听国师的话了?别忘记,你以前可是国师的手下。实话告诉你吧,这次来,我奉了国师的命令,抓捕大禹后人,取回‘冰骨’,夫人若是识相了,就赶紧替我把‘冰骨’取来。我回去好向国师交差。”

兰夫人听到这里,冷冷道,“大禹后人?你说那疯婆娘是大禹后人?她已经疯了,国师抓她做什么?啊,是,是想定太尉的罪?”

兰夫人惊恐不已,她曾经想要了太尉的命,本来想他已经病的不行了,就让他病死好了,偏偏又来了个女神医将他医治,一时半会又死不了,所以才想到下毒让他赶紧死,毒药是国师的手下九服给的,一般人很难发现,毒也不轻易会被解掉,既然太尉已中毒,死是迟早的,为何国师这时候下令来搜捕太尉府?她很早以前就知道孟夫人是大禹后人了,不对,国师的目标是冰骨神医?他要冰骨做什么?现在国师下令来取冰骨,那就让他们取吧,反正她是国师的人,迟早要回玄都教的。

兰夫人想到这里,道,“国师既然要抓捕楼船雪,那就去抓捕好了。”

音容道,“国师安排你潜伏到太尉身边,就是为了让你除去政敌,你这般无用,留你作甚?”说着,举剑朝她刺来。

兰夫人也是练过武功的人,只是底子薄了点,她侧身一闪,躲过一剑,接着第二剑却是躲不过去了,直直地刺在她的后背上,第三剑,正想取她的心窝,却被船雪用五线秘银丝弹开。

音容退到一边道,“你就是冰骨神医?好生俊俏,难怪皇上要我来请神医,若是神医配合,乖乖交出‘冰骨’,我便不再为难,若是不然,定当杀无赦。”

船雪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知晓,虽然兰夫人恶毒,但也不想她死,她若死了,就没人能指证国师,这才出手相助,冷冷一笑道,“就凭你也想夺走‘冰骨’?别做梦了,有本事自己来拿。”

话音相落间,船雪和音容打在一起,船雪用五线秘银丝点刺他的曲池,鸠尾,中府等穴,他只逃过两根秘银丝的牵制,其余三根全都打在他的要害处,他敌不过,只得跳出圈子,拍拍手,两个死士将一个捆绑着的女人拉了出来,她的嘴被一块破布塞着,头发更加凌乱,她默哀的对船雪使劲摇着头。

船雪收住手,心里一惊,这不是就是伯母吗?她想了一下,便明白那晚上的动静,是有人偷听,她呵斥道,“快放了她。”

音容冷冷道,“只要你交出‘冰骨’,我便放了她。”

船雪道,“痴心妄想。”

月明见自己的姑母被困,跳出屋外,愤愤道,“放了她,不要我要你的命。”

音容拽着孟夫人的头发,将一把闪着寒光的剑架在她脖子上道,“你们再敢迈出一步,我就宰了她。”

音容见他二人敢轻举妄动,又道,“这样吧,我们做笔交易,用‘冰骨’来换这女人,我给你们一盏茶的功夫考虑,否则,这里的人都该死。”说着,将和那些奴仆驱赶到一处。

船雪合计,便答应考虑。这是眼下唯一能够拖延时间的方法,若能想出个万全之策也好,她给月明使了个眼色,让他先回屋,她又将快要死去的兰夫人拖进屋子,用银针封住她的血脉。

兰夫人有气无力地说道,“你,你都知道了,为什么还要救我?”

船雪道,“你现在还不能死,你若死了,如何指证国师?”

兰夫人寒笑道,“你想让我指证国师?别做梦了。”说完,她又看看太尉道,“你是不是很恨我?一切都是拜我所赐。”

太尉擦了擦她嘴角的血痕道,“兰儿,你真的是国师的人?”

兰夫人的脸上笑意未减,反而笑的更加灿烂,断断续续地说道,“你还记得,记得崔子浩吗?他是我的未婚夫,因为,因为你的一句话,害得他,丢,丢了性命,他是被冤枉的,因为你,他被流放了,途中,途中被你派去的人刺杀……你,你为何要杀他……”

太尉当然记得这个人,虽然,崔子浩与他同在朝堂为官,他是一员武将,却走了“右倾”道路,被国师拉拢谋权,结党营私,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与太子联手弹劾了他,这才被贬,流放塞外。若说错,太尉也没有错,要怪只能怪他当时太年轻,分不清国与民的关系,这才倾向了国师,犯下大错。国师向来以政权为重,哪里顾得了民心,民怨。

太尉自认为无愧于心,可同时把另一个人推向了复仇的道路。兰夫人在国师的鼓动与帮助下嫁进太尉府,挤走孟夫人,成功成为正夫人,她听从国师的命令,只是想为夫报仇,她,也没有错。

太尉叹口气道,“我没有派人杀他,那是国师派去的死士,我派人追查,发现了这个。”说着,将一个匣子打开递到她面前。

兰夫人看到了刻有鹰鸟的铜符,只有国师的顶尖杀手才能接到这样的铜符,她死前才知道被国师骗了,根本不是太尉半路截杀子浩的。兰夫人流下了眼泪道,“我,我对不起你。这辈子,我活,活的太被动,都在仇恨当中,这次,我终于,终于可以为,为自己做回主,活的,自由一些。我,我来了,子浩……”她仿佛看到了初恋情人崔子浩,在他们的回忆中合上了眼睛。

太尉伤心地叫道,“兰儿,兰儿……”然而,人死不能复生,事情还没有结束。

屋外的音容早已不耐烦,他道,“想好了没有?我数到十声,若是还不交出‘冰骨’,我就先杀了她,相信孟不达在九泉之下也会安心吧,多个人陪着总不会感觉孤单。一、二、三、……”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