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泄密的心是紧张的!

时间:2011-08-25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爱伦坡 点击:
——我曾经非常、非常紧张,紧张到了极点,现在还是如此;可是
为什么你要说我疯了?疾病使我的感觉更加敏锐了——没有破坏它们——没有使它们变迟钝。
尤其是听觉变得灵敏。我听见了天堂和地球上的一切。我听见地狱里的许多事情。我怎么会
疯了?听一听我完整地给你讲出这个故事,是多么冷静。我没出毛病。
    我说不出那主意起初是怎么钻进我的脑子的;不过它一旦出现,就日夜不息地纠缠着我。
没什么目的。没什么怨恨。我爱那个老头。他从未对我不友善过,从未让我蒙受过屈辱。我
对他的金子也没有企图。我想是因为他的眼睛!是的,就是的!他有一只秃鹰般的眼睛——
发出灰扑扑的蓝光,还蒙着一层雾气。他的目光一落到我身上,我浑身的血液就变得冰凉;
渐渐地——一步步地——我下定决心要取老人的性命,好永远摆脱那双眼睛。
    关键是,你认为我疯了。疯子是什么也不知道的。可是你该知道我。该明白我干得多么
聪明——多么小心——多么深谋远虑——伪装得有多么好!杀他之前的一个星期,我待那老
头比什么时候都好。每天晚上,大概午夜时分,我拨动他房门的插销,打开门——哦,这么
轻!然后,当把门开到足够我的脑袋伸进去那么大的缝时,我就把一盏幽暗的提灯塞进去。
提灯的活门全都关掉,不漏一丝光,然后把脑袋探进门去。哦,要是看到我是怎样巧妙地把
脑袋探进去,你该笑了!我慢慢地往里探着头——极慢,极慢,以免吵了老头睡觉。我花了
一个小时才把头完全钻进门缝,这样,就能看得到他躺在床上了。哈!一个疯子会干得这么
聪明吗?当我的头完全钻进房间后,我小心翼翼地打开提灯的活门——哦,非常小心——非
常小心(因为铰链会发出吱吱的响声)——我只把它开到仅有一束光线照在那双鹰眼上。我
这么干了七个晚上——每晚的午夜——可是我发现那双眼睛总是闭着。因此要干那事是不行
的。因为让我烦恼的不是那个老头,而是那双邪恶的眼睛。每天天亮时,我麻着胆子走进房
间,鼓足勇气同他说话,亲切地叫着他的名字,询问他夜里过得怎么样。你瞧,实际上,如
果他对我每天夜里十二点趁他睡着时去探访他起了疑心,那他肯定是个深藏不露的老头。
    在第八天夜里,开启房门时,我比平常加倍小心。一只挂表的分针跑得也比我的动作快
得多。那夜之前,我还没感到过我有那么有本事——那么聪敏。我几乎憋不住要为自己的成
功得意洋洋了。想想看,我一点一点地打开房门,而他甚至做梦也想不到我私下里搞的动作、
盘算的念头。我因这想法“吃吃”地笑出声来,他也许听见了,因为他突然在床上翻了一下,
像是被惊了一样。现在你可能猜想我会退回去了——可是,才没有。他的房间黑得伸手不见
五指(因为害怕强盗,百叶窗都紧紧栓牢了),因此他不可能看到门开了,我稳稳地把它一
点一点推开。
    我把头伸进去,正要打开提灯,手指却在加固用的锡皮上滑了一下。老头一下子弹起来,
喊道:“是谁?”
    我一动不动,什么也不说。整整一个小时,我一丝也没动弹,可这期间也没听见他躺下
来。他还坐在床上竖着耳朵听着,就像我夜复一夜地倾听死亡的声音。
    不久,我听见了一声呻吟,我知道那是恐惧得要死的呻吟。那不是疼痛或是悲哀的呻吟
声——不是的!——那是充满敬畏的灵魂最深处发出的深沉而压抑的声音。我很熟悉这样的
声音。许多个晚上,就在午夜时分,全世界都安睡的时候,它从我自己的胸膛中奔涌而出,
带着可怕的回响四处回荡。恐惧感于是就困扰了我。我说了我对这声音很清楚。我明白那老
头的感受,也很怜悯他,尽管我在内心里吃吃发笑。我知道,从第一声轻微的动静响起,他
翻了个身后,他就一直清醒地躺在那儿。他心里越来越怕,虽然竭力想把那它当成偶然的一
个声响,却做不到。他一直告诉自己——“那不过是烟囱里的风声——只是一只老鼠从地板
上窜过去”,或者“那不过是只蟋蟀唧唧的叫了一声” .是啊,他拼命想用这类推测来安慰
自己:可是却发现一切都只是徒劳无益。一切都徒劳无益;因为死神大步地逼近他,把黑影
投射在他面前,整个儿把他这个牺牲品笼罩住了。正是这不为人知的悲凄的黑影感染,才惹
得他有所感应,虽然他既没看见也没听见什么,但他感应到了我的脑袋在他房间里。
    我极为耐心地等了很长时间,也没听见他躺下来。我决定把提灯打开一点儿——一丁丁
点儿缝。于是我就开了。你都不能想像,我是怎样悄悄地、悄悄地做的——直到一线微弱的
蛛丝般的光从缝隙中漏出来,落在他的那只鹰眼上。
    眼睛居然是睁开着的——睁得大大的——我盯着它,一下子恼怒起来。我清清楚楚地看
见——一只灰扑扑的蓝眼睛,蒙着一层骇人的雾气,让我直冷到了骨头缝里;可我却看不到
老头脸上或身上的其他地方:因为好似出于本能,我恰恰把光线准确地调到了那个该死的地
方。
    我没告诉过你,你是把过分敏锐的感觉错当成了疯狂吗?——现在,我说,一声低沉、
暗哑、急促的声响传入我的耳朵,就像塞在棉花里的表发出来的那样。我也很熟悉这个声响。
那是那老头的心跳声。它更加激起了我的怒火,就像是擂鼓声激发了战士的勇气一样。
    尽管如此,我还是克制着自己。我屏住呼吸,捧着提灯一动不动。我尽量稳稳地把光线
射在那只鹰眼上。这时那地狱般的扑嗵扑嗵的心跳声越来越惊心动魄。它跳得越来越快,越
来越响。老头一定是怕到了极点!它更加响了,我是说,每时每刻都在加倍地响!——你记
得的,我跟你说过我神经紧张:我就是神经紧张。这会儿正是半夜三更,老屋子一片死寂,
这声响这么怪异,快要把我吓死了。我又一动不动的站了好一会儿。可是心跳声更响了,更
响了!我想他的心脏一定得爆炸。而且现在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担忧——这动静会被邻居听见!
老头的死期到了!我大喝一声,猛地打开提灯活门,跳进房间。他尖叫了一声——只有一声。
我立刻把他拖到地板上,把沉重的大床推倒压在他身上。我发现事情就这么结束了,开心地
笑起来。可是,有那么一会子,心脏还是闷声闷气地跳着。这可没惹恼我,这声音隔着墙是
听不到的。最后它停下了。老头死了。我移开床,检查了尸体。是的,他完全死了。我把手
在他的心脏处搁了很久,没有心跳了。他真的死了。他的眼睛再也不会惹我烦了。
顶一下
(9)
69.2%
踩一下
(4)
30.8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1. 上一篇:等待苍老了谁
  2. 下一篇:三顾茅庐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