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刀尖(第一章2)

时间:2018-04-12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麦家 点击:
刀尖(全文在线阅读)>  第一章 2
 
  走廊里比外面凉爽得多。
 
  南京,有名的火炉子城市,立了秋,还有十八只秋老虎。眼下还没出三伏,每一片阳光都像是从火膛里蹦出来的,带着火星子。虽然我只走了几十步路,但汗水已经湿了胸襟,一进楼里,便觉得胸口有一个山谷似的,凉飕飕的。
 
  我的办公室在二楼走廊尽头,对门是机要室,隔壁是副处长秦时光的办公室。这会儿,机要室里有一男一女在上班,男的是机要秘书,姓李,是一个严谨、老实的人;女的是机要员,叫小青,是一个自我感觉不错的小姑娘。两人见我回来,都站起来问候:“处长回来了。”李秘书还特意出来给我开门。秦时光的办公室门开着,却不见人影。
 
  走进办公室,我本能地观察屋里四周,标志性的东西有无被人翻动过。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:除了自己,对谁都不信任。在我身边,我最不信任的人是隔壁的秦时光,他名义上是我的副手,实际上是我的死对头,整天盯着我的位置,恨不得我被天打雷劈。“他呢,还没来上班啊?”我指指隔壁,问李秘书。“来了,上楼去了,应该在俞副局长那儿吧。”李秘书告诉我。
 
  “有没有人找我?”
 
  “刚才卢局长来过电话,问你回来了没有。”
 
  “有事吗?”
 
  “局长要你回来去找他一下。”
 
  李秘书刚走,小青蹑手蹑脚地进来,看我没反应,有意咳了一声,朗朗地叫一声:“金处长……”令我微微一惊。我抬头,看她正朝我吐舌头,没好气地责问她:“你干什么,神神秘秘的。”她佯做委屈状,翻翻白眼,噘起嘴唇,嗲声嗲气地说:“哼,好心不得好报,人家是来告诉你,那个远山静子给你打过两次电话。”我一听,故意显得不以为然,“就这事?”她笑笑,调皮地说:“这可能是大事吧。”言罢,装模作样地走了。
 
  我关了门,并小声地把门反锁了,随即从抽屉里拿出望远镜,走到窗前,朝远处一家书店望去——那是我的联络点,是我每天都在牵挂并观望的地方。我首先搜索到书店的窗户,发现窗台上干干净净,什么也没有。我把望远镜略略压低,看见了窗台下的蜂窝煤炉子。那是一种很简陋的炉子,炉子上正熬着中药,热气腾腾,地上躺着一把夹煤饼用的钳子——是躺在地上,不是挂在窗台上!
 
  这表明,没有情况。
 
  在我准备收掉望远镜时,一个剪着齐耳短发的三十来岁的女人,从书店里出来,闯进了镜头。她叫刘小颖,是我的联络员。她例行习惯地照看了下药罐,又进了书店,对躺在地上的钳子不管不顾,更加说明平安无事。没事就好。我收好望远镜,马上打开黑皮箱,从中拿出一份文件,准备上楼去看局长。
 
  局长姓卢,是个矮胖矮胖的家伙,并且像所有矮胖的人一样,顶一个大脑袋,有一副大嗓门和一把火性子。他是把我当自己人的,一来局里关系复杂,他需要拉帮结派,有死党;二来,人都这样,一种人喜欢另一种人,我是他的另一种人。我是个软性子,比较冷静的人,至少给人感觉是这样,他从骨子里喜欢我。当然,这也是我争取来的。鬼知道我是个什么人,而他呢,即便将来做了鬼,可能也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人。我相信我已经把他彻底蒙住了,他看我十足是个瞎子,我对自己在他面前的表演水平和结果,是满意的。
 
  办公室是个里外套间,外面是秘书接待室,里面才是局长的办公间。我敲开门,对秘书小唐指指她背后的门,呶了下嘴,“在吗?”小唐连忙起身说:“在。局长刚才还在问你回来了没有。”小唐是上海人,据说只有母亲,没有父亲,是个私生女。又据说,她母亲年轻时是那种人,就是那种男人寻开心的人,至今还是个老鸨。我觉得,这多半是流言蜚语,目的就是要让人相信,她跟局长有一腿。不过,她跟局长到底有没有绞腿,我也吃不准。印象中,小唐好像不是那种人,我甚至还没有见她化妆过。不过她走路的样子是蛮好看的,身材高挑,柳条腰一扭一扭的,很叫人想入非非。
 
  我走进去,对局长说:“我回来了。”卢局长盯着桌面上一张地图,头也不抬地问:“你去宪兵司令部干什么了?”我说:“拿这个月的密码,这是必须我去的。”他会意地点点头,说:“噢,是这样,我还以为你是去开会了。”我说:“也开了一个小会。”我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他,“呶,你看看吧,又要对我们念紧箍咒了。”
 
  卢局长粗粗看了一下文件,气恼地丢在一边,瞪着一对金鱼似的泡泡眼发牢骚,“这帮老爷们,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痛。”他的腰很粗,我想一定不会腰痛的。我附和说:“整天疑神疑鬼,说到底他们就是不信任我们。你说,上个月才兴师动众整顿过我们,这个月又整,整天整,整谁呢?”他说:“话说回来,你那个地方啊确实要警钟长鸣,不能出乱子的。”我说: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这么整来整去的才要整出乱子呢,起码的信任和尊重都没有,人会怎么想嘛。”
 
  卢局长正了正眼色,起了身,挺着大肚子朝我走过来。他年过半百,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已经告别健康,向臃肿和衰老靠拢。他在我面前止步,盯着我说:“怎么想嘛,莫非还想造反?不要乱说话,身正不怕影斜,就让他们整吧,怕什么。”
 
  我说:“我不怕,我是怕下面人被整烦了,都朝我发气。”
 
  他说:“你堂堂一个上校处长还摆不平几只黄嘴鸟?”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