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黄河

时间:2015-02-08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萧红 点击:
  悲壮的黄土层茫茫地顺着黄河的北岸延展下去,河水在辽远的转弯的地方完全是银白色,而在近处,它们则扭绞着旋卷着和鱼鳞一样。帆船,那么奇怪的帆船!简直和蝴蝶的翅子一样;在边沿上,一条白的,一条蓝的,再一条灰色的,而后也许全帆是白的。也许全帆是灰色的或蓝色的,这些帆船一只排着一只,它们的行走特别迟缓,看去就像停止了一样。除非天空的太阳,就再没有比这些镶着花边的帆更明朗的了,更能够眩惑人的感官的了。
  载客的船也从这边继续地出发,大的,小的;还有载着货物的,载着马匹的,还有些响着铃子的,呼叫着的,乱翻着绳索的。等两只船在河心相遇的时候,水手们用着过高的喉咙,他们说些个普通话:太阳大不大,风紧不紧,或者说水流急不急,但也有时用过高的声音彼此约定下谁先行,谁后行。总之,他们都是用着最响亮的声音,这不是为了必要,是对于黄河他们在实行着一种约束。或者对于河水起着不能控制的心情,而过高地提拔着自己。
  在潼关下边,在黄上层上垒荡着的城围下边,孩子们和妇人用着和狗尾巴差不多的小得可怜的笤帚,在扫着军队的运输队撒留下来稀零的、被人纷争着的、滚在平平的河滩上的几粒豆粒或麦稞。河的对面,就像孩子们的玩具似的,在层层叠叠生着绒毛似的黄土层上爬着一串微黑色的小火车。小火车,平和地,又急喘地吐着白汽,仿佛一队受了伤的小母猪样地在摇摇摆摆地走着。车上同猪印子一样打上两个淡褐色的字印:“同蒲。”
  黄河的惟一的特征,就是它是黄土的流;而不是水的流。照在河面上的阳光,反射的也不强烈。船是四方形的,如同在泥土上滑行,所以运行地迟滞是有理由的。
  早晨,太阳也许带着风沙,也许带着晴朗来到潼关的上空,它抚摸遍了那广大的土层,它在那终年昏迷着的静止在风沙里边的土层上,用晴朗给摊上一种透明和纱一样的光彩,又好像月光在八月里照在森林上一样,起着远古的、悠久的、永不能够磨灭的悲哀的雾障。在夹对的黄土床中流走的河水相同,它是偷渡着敌军的关口,所以昼夜地匆忙,不停地和泥沙争斗着。年年月月,日日夜夜,时时刻刻,到后来它自己本身就绞进泥沙去了。河里只见了泥沙,所以常常被诅咒成泥河呀!野蛮的河,可怕的河,簇卷着而来的河,它会卷走一切生命的河,这河本身就是一个不幸。
  现在是上午,太阳还与人的视线取着平视的角度,河面上是没有雾的,只有劳动和争渡。
  正月完了,发酥的冰排流下来,互相击撞着,也像船似的,一片一片的。可是船上又似堆着雪,是堆起来的面袋子,白色的洋面。从这边河岸运转到那边河岸上去。
  阎胡子的船,正上满了肥顶的袋子,预备开船了。
  可是他又犯了他的老毛病,提着砂做的酒壶去打酒去了。他不放心别的撑篙的给他打酒,因为他们常常在半路矜持不住,空嘴白舌,就仰起脖儿呷了一口,或者把钱吞下一点儿去喝碗羊汤,不足的份量,用水来补足。阎胡子只消用舌头板一压,就会发现这些年轻人们的花头来的,所以口回是他自己去打酒。
  水手们备好了纤绳,备好了篙子,便盘起膝盖坐下来等。
  凡是水手,没有不愿意靠岸的,不管是海航或是河航。但是,凡是水手,也就没有一个愿意等人的。
  因为是阎胡子的船,非等不可。
  “尿骚桶,喝尿骚,一等等到罗锅腰!”一个小伙子直挺挺地靠在桅杆上立着,说完了话,便光着脊背向下溜,直到坐在船板上,咧开大嘴在笑着。
  忽然,一个人,满头大汗的,背着个小包,也没打招呼,踏上了五寸宽那条小踏板,过跳上船来了。
  “下去,下去!上水船,不让客!”
  “老乡……”
  “下去,下去,上水船,不让客!”
    “让一让吧,我帮着你们打船。”
  “这可不是打野鸭子呀,下去!”水手看看上来的是一个灰色的兵。
  “老乡……”
  “是,老乡,上水船,吃力气,这黄河又不同别的河……撑篙一下去就是一身汗。”
  “老乡们!我不是白坐船,当兵的还怕出力气吗!我是过河去赶队伍的。天太早,摆渡的船哪里有呢!老乡,我早早过河赶路的……”他说着,就在洋面袋子上靠着身子,那近乎圆形的脸还有一点发光,那过于长的头发,在帽子下面像是帽子被镶了一道黑边。
  “八路军怎么单人出发的呢?”
  “我是因为老婆死啦,误了几天……所以着急要快赶的!”
  “哈哈!老婆死啦还上前线。”于是许多笑声跳跃在绳索和撑篙之间。
  水手们因为趣味的关系,互相的高声地骂着。同时准备着张帆,准备着脱离开河岸,把这兵士似乎是忘记了,也似乎允许了他的过渡。
  “这老头子打酒在酒店里睡了一觉啦……你看他那个才睡醒的样子……腿好像是给石头绊住啦……”
  “不对。你说的不对,石头就挂在他的脚跟上。”
  那老头子的小酒壶像一块镜子,或是一片蛤蜊壳,闪烁在他的胸前。微微有点温暖的阳光,和黄河上常有缭乱而没有方向的风丝,在他的周围裹荡。于是他混着沙上的头发,跳荡得和干草似的失去了光彩。
  “往上放罢!”
  这是黄河上专有的名词,若想横渡,必得先上行,而后下行。因为河水没有正路的缘故。
  阎胡子的脚板一踏上船身,那种安适、把握,丝毫其他的欲望可使他不宁静的,可能都不能够捉住他的,他只发了和号令似的这么一句话,而后笑纹就自由地在他皱纹不大多的眼角边流展开来,而后他走下航室去。那是一个黑黑的小屋,在船尾的舱里,里面象供着什么神位,一个小龛子前有两条红色的小对联。
  “往上放罢!”
  这声音,因为河上的冰排格凌凌地作响的反应,显得特别粗壮和苍老。
  “这船上有坐闲船的,老阎,你没看见?”
  “那得让他下去,多出一分力量可不是闹着玩的……他在哪地方?他在哪地方?”
  那灰色的兵士,他向着阳光微笑: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