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孤独的生活

时间:2014-11-19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萧红 点击:

  蓝色的电灯,好像通夜也没有关,所以我醒来一次看看墙壁是发篮的,再醒来一次,也是发蓝的。天明之前,我听到蚊虫在帐子外面啮嗡嗡地叫着,我想,我该起来了,蚊虫都吵得这样热闹了
  收拾了房间之后,想要做点什么事情,这点日本与我们中国不同,街上虽然已经响着木展的声音,但家屋仍和睡着一般的安 静。我拿起笔来,想要写点什么,在未写之前必得要先想,可是这一想,就把所想的忘了!
  为什么这样静呢?我反倒对着这安静不安起来。于是出去卜在街上走走,这街也不和我们中国的一样,也是太静了,也好像正在睡觉似的。
  于是又国到了房间,我仍要想我所想的:在席子上面走着,吃一根香烟,喝一杯冷水,觉得已经差不多了,坐下来吧!写吧!
  刚刚坐下来,太阳又照满了我的桌子。又把桌子换了位置, 放在墙角去,墙角又没有风,所以满头流汗了。
  再站起来走走,觉得所要写的,越想越不应该写,好,再另计划别的。
  好像疲乏了似的,就在席子上面躺下来,偏偏帘子上有一个蜂子飞来,怕它刺着我,起来把它打跑了。刚一躺下,树上又有一个蝉开头叫起。蝉叫倒也不算奇怪,但只一个,听来那声音就特别大,我把头从窗子伸出去,想看看,到底是在哪一棵树上?可是邻人拍手的声音,比蝉声更大,他们在笑了。我是在看蝉,他们一定以为我是在看他们。
  于是穿起衣袋来,去吃中饭。经过华的门前,她们不在家,两双拖鞋摆在木箱上面。她们的女房东,向我说了一些什么,我一个字也不憎,大概也就是说她们不在家的意思。日本食堂之类,自己不敢去,怕被人看成个阿墨林。所以去的是中国饭馆,一进门那个戴白帽子的就说:
  “伊拉瞎伊麻丝……”
  这我倒懂得,就是“来啦”的意思。既然坐下之后,他仍说的是日本话,于是我跑到厨房去,对厨子说了:要吃什么,要吃什么。
  国来又到华的门前看看,还没有口来,两双拖鞋仍摆在木箱上。她们的房东又不知向我说了些什么!
  晚饭时候,我没有去寻她们,出去买了东西回到家里来吃,照例买的面包和火腿。
  吃了这些东西之后,着实是寂寞了。外面打着雷,天阴得混 混沉沉的了。想要出去走走,又怕下雨,不然,又是比日里还要长的夜,又粑我留在房间了。终于拿了雨衣,走出去了,想要逛逛夜市,也怕下雨,还是去看华吧!一边带着失望一边向前走着,结果,她们仍是没有回来,仍是看到了两双鞋,仍是听到了那房东说了些我所不懂的话语。
  假若,再有别的朋友或熟人,就是冒着雨,我也要去找他们,但实际是没有的。只好照着原路又走国来了~
  现在是下着雨,桌子上面的书,除掉《水掷》之外,还有一本胡风译的《山灵》。《水游》我连翻也不想翻,至于《山灵》,就是抱着我这=种心情来读,有意义的书也读坏了。
  雨一停下来,穿着街灯的树叶好像萤火虫似的发光,过了一些时候,我再看树叶时那就完全漆黑了。
  雨又开始了,但我的周围仍是静的,关起了窗子,只听到屋瓦滴滴的响着。
  我放下了帐子,打开蓝色的电灯,并不是准备睡觉,是准备看书了。
  读完了《山灵》上《声》的那篇,雨不知道已经停了多久了?那已经哑了的权龙八,他对他自己的不幸,并不正面去惋惜,他正为着铲除这种不幸才来干这样的事情的。
  已经哑了的丈夫,他的妻来接见他的时候,他只把手放在嘴唇前西摆来摆去,接着他的脸就红了。当他红脸的时候,我不晓得那是什么心情激动了他?还有,他在监房里读着速成国语读本的时候,他的伙伴都想要说:“你话都不会说,还学日文干什么!”
  在他读的时候,他只是听到像是蒸气从喉咙漏出来的一样。恐怖立刻浸着了他,他慌忙地按了监房里的报知机,等他把人喊了来,他又不说什么,只是在嘴的前面摇着手。所以看守骂他:“为什么什么也不说呢?混蛋!”医生说他是)声带破裂”,他才晓得自己一生也不会说话了。
  我感到了蓝色灯光的不足,于是开了那只白灯泡,准备再把《山灵》读下去。我的四面虽然更静了,等到我把自己也忘掉了时,好像我的周围也动荡了起来。
  天还未明,我又读了三篇。
  1936.8.9东京。 
  
顶一下
(17)
85%
踩一下
(3)
15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