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寻梦(卫斯理系列)

时间:2012-02-24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倪匡 点击:
   第一章 一个不断重复的怪梦
    杨立群感到极度不安和急躁。令得他焦躁不安的,不是他昨天决定的一项投资,在二十四小时之后,看来十分愚蠢,一定要亏蚀;也不是因为今天一早,就和妻子吵了嘴,更不是因为办公室的冷气不够冷。
    令杨立群坐立不安的是那一个梦。
    每一个人都会做梦,杨立群也不例外,那本来绝不值得急躁。而且,杨立群不是容易坐立不安的人,他有冷静的头脑,镇定的气质,敏锐的判断力,丰富的学识,这一切,使得他的事业,在短短几年之间就进入颠峰,而这时,他才不过三十六岁,高度商业化社会中的天之骄子,叱吒风云,名利兼具,是成功的典型,社会公众欣羡的对象。
    要命的是那个梦!
    杨立群一直在受这个梦的困扰,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,从来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。所以,他的女秘书拿着一叠要他签字的文件走进来,忽然听到他大喝一声:“快出去!别来烦我!”时,吓得不知所措,手中的文件全都跌倒了地上。
    杨立群甚至烦燥得不等女秘书拾起文件,就一叠声喝道:“出去!吵吵吵吵吵!”
    当女秘书慌忙退出去之际,杨立群又吼叫道:“取消一切约会,不听任何电话,一直到再通知!”
    女秘书睁大了眼,鼓起了勇气:“董事长,上午你和……廖局长约会……”
    杨立群整个人倾向前,像是要将女秘书吞下去一般,喝道:“取消!”
    女秘书夺门而逃,到了董事长室之外,仍然在喘气,因为刚才杨立群的神态,实在太可怕了。不但神态可怕,而且女秘书还可以肯定,一定发生了极不寻常的意外。和廖局长的约会,是二十多天之前订下的,为了能和廖局长这样对杨立群企业有着直接影响力的官员会面,女秘书知道,杨立群不知托了多少人,费了多少精神,这是近半年来,杨氏企业公司董事长一直在盼望的一件大事。可是如今,董事长杨立群却吼叫着:“取消!”
    女秘书抹了抹汗,去奉行董事长的命令。
    她决计想不到,杨立群如此失常,全是为了那个梦!
    杨立群是甚么时候开始做这个梦的,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。
    他第一次做这个梦,并不觉得有甚么特别,醒来之后,梦境中的一切虽然记得极清楚,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做了梦之后,不应该保持这样清醒的记忆,可是这个梦却不同。
    杨立群在那个年纪的时候,除了那个梦之外,自然也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梦,别的梦,一醒来就忘记了,而这个梦,他却记的十分清楚。
    正因为他将这个梦记得十分清楚,所以,当这个梦第二次又在他熟睡中出现,他立即可以肯定:我以前曾做过这个梦。
    第一次和第二次相隔多久,杨立群也不记得了,可能是一年,也可能是大半年,也可能超过一年。以候,又有第三次,第四次,一模一样的梦境,在梦境中,他的遭遇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。
    渐渐长大,同样的梦,重复的次数,变的频密。杨立群可以清楚的肯定,当他十五岁那年生日,接收了一件精致的礼物:一件十分精美的日记簿,他就有了记日记的习惯。于是,重复一次那个梦,就记下来了,他发现,第一年,做了四次,第二年,进展为六次,接下来的十年,每个月一次,然后,情况变的更恶劣,同样的梦,出现的次数更多,三十岁以后,几乎每半个月一次,而近来,发展到每星期一次。
    每个星期一次,重复着同样的梦境,这已足以令人精神崩溃,尤其是这个梦的梦境,极不愉快,几乎在童年时,第一次做了这个梦之后,杨立群就不愿意再做同样的梦。
    但是,近一个月来,情况更坏了,到最近一个星期,简直已是一个人所能忍受的极限。由于完全相同的梦境,几乎每隔一晚就出现,以致杨立群有分裂成两个人的感觉:白天,他是杨立群,而晚上,他却变成另一个人,有着另外的遭遇。
    前晚,杨立群又做了同样的梦。
    昨晚,杨立群在睡下去的时候,吞服了一颗安眠药,同时他在想:今晚应该可以好好睡一觉了,昨天才做过同样的梦,今晚不应该再有同样的情形,情形到了隔一天做一次同样的梦,已经够坏了,不应该每天晚上都做同样的梦。当杨立群想到了这一点时,他甚至双手合十,祈求让他有一晚的喘息。
    可是,他最害怕出现的事,终于出现了。那个梦,竟然又打破了隔一天出现的规律,变成每天晚上都出现。
    昨晚,当杨立群在那个梦中惊醒之际,他看了看床头的钟:凌晨四时十五分——多少年来,几乎每一次梦醒的时间全一样。杨立群满身是汗,大口喘着气,坐了起来。
    他的妻子在他的身边翻了一个身,咕哝了一句:“又发甚么神经病?”
    杨立群那时紧张到极点,一听到他妻子那么说,几乎忍不住冲动,想一转身,将双手的十根手指,陷进他妻子的颈中,将他的妻子活活掏死!
    尽管他的身子发抖,双手手指因为紧握而格格作响,他总算强忍了下来。从那时候起,他没有再睡,只是半躺着,一枝接一枝吸着烟。
    然后,天亮了,他起身,他和妻子的感情,去年开始变化,他尽量避免接触他妻子的眼光,同时还必须忍受着他妻子的冷言冷语,“包括甚么人叫你想了一夜”之类。
    那令的杨立群的心情更加烦躁,所以当他来到办公室之后,已到了可以忍受的极限。
    当女秘书仓皇退出去之后,杨立群又喘了好一会气,才渐渐镇定下来。
    他的思绪集中在那个梦上。
    一般人做梦,绝少有同样的梦境。而同一个梦,一丝不变地每一次都出现,这更是绝少有的怪现象。
    他想到,在这样的情形下,他需要一个好的心理医生。
顶一下
(34)
72.3%
踩一下
(13)
27.7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1. 上一篇:青翼出没一笑飏
  2. 下一篇: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