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冷月如霜

时间:2009-01-23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匪我思存 点击:

[NextPage楔子]

 

楔子
  前来传旨的内官声音并不大,尖细的喉咙,仿佛含着极利的一根尖刺,把每一个字都凿到人耳膜上去:“十四岁以上男丁处斩,十四岁以下男丁流徙三千里,十六岁以上女眷赐自缢,十六岁以下女眷官卖为奴……”
  狱中只是死一般的寂静,乌压压跪满了人,左侧监中关押的是男丁,右侧监中则关押的是女眷,一共然而大都活不了了。狭窄阴暗的过道里不知为何竟有嗖嗖的冷风回旋,女眷中终于有人哭起来,压抑着,低声的抽泣,这声音如同水底冰层的破裂,带着一种冷彻心腑的寒意。而慕大钧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,隔着铁栅怒喝:“哭什么?我慕家的女儿,难道怕死么?”
  如霜紧紧抓住那粗疏的铁栅,仿佛用尽了力气才可以抑制住那眼泪,她终究是等不到了,从前的一切都轰然倒塌,十六年锦衣玉食的人生,十六年掌上明珠的呵爱,她一度以为,往后的岁月会像十六年前一般,甚至比过去更美更好,可是没有了,再没有了。一切都在帝王的权力下灰飞烟灭。
  她死死咬住下唇,一直咬出血来,和着那血,她几乎是咬着牙吐出那句话:“爹爹,我不怕死。”
  她并不怕死,她只是惧怕活着,她只是害怕独自活下去,她是父亲最小的一个女儿,除了她,满门的女眷只怕没有几个可以活下来。她只是害怕那样活着。
  可是她要活着,她一定要活着,活着杀了他,活着用血来偿还血!
  即使他是九五至尊,她也一定会为慕氏满门报仇雪恨,她会活下去,一定!
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[NextPage第一章,玉树琼枝作烟罗]

第一章,玉树琼枝作烟罗

  四更时分,如霜冻得醒来,外头飒飒的一片轻响,窗棂泛起白光,原来是下雪了。如霜脚上原本就生了冻疮,又痛又痒,忍不住轻轻的在被子里摩挲,这下小环也醒了,迷迷糊糊叫了声:“小姐。”抱住了她的脚,搁在自己胸口:“我替您暖暖。”
  她的心一酸,小时候奶娘也常常这样替自己暖脚,如今奶娘的白骨,早就化为西林山下一抔黄土,只余了一个小环和自己相依为命。窗外的雪越下越大,北风呜咽着一丝丝从破裂窗纸隙里钻进来,这是今年的第一场大雪,她想,西林山下那几堆孤坟,被这雪一盖,孤伶伶的像几只白馒头,撒在旷野里。
  想到馒头,不由越发饿了,昨天整日只吃了一个冷饭团子,省下一个窝窝给了小环,她还是小孩子,捱不得饿,现在天尚未亮,就腹饥如火,一想到馒头,胃里就像被人掏空了似的难受。
  没想到饿的时候,一个馒头也可以将自己馋成这样子。
  以前的好日子,真像梦一样。昔年遇上这样下雪,母亲定然会命上房里几个手脚伶俐的丫头,收了梅花上的雪烹茶。满京城里的女眷,谁不知道慕府的好茶?茶是极品的银山雪芽,跟了贡鲜的漕船送进西长京,千里的水路,寻常的三桅帆船吃足了风,也得十天半月。贡鲜的漕船一路都是严限着时辰,遇风则用帆,无风则用纤,每日需行两百里水路,不过六七日即赶至西长京。所以那举世无双的银山雪芽,送至京师时仍可新鲜如初。锡制茶箱精巧锃亮,上头镂花细密,点着翠蓝,一打开茶箱,清新的茶香似水银一般,无孔不入,直浸到人的每一个毛孔里去。开过茶的屋子,好几日不散那种幽幽的香气。
  窗纸有一处破裂开了,北风吹得那糊窗的棉纸瑟瑟有声,太冷了,实在睡不着,脚上的冻疮又痒起来,她叹了口气,想起过去又有什么用,还不如不想,不如想想明天如何熬过。原先见书上写“度日如年”,其实原来一日比一年竟还难熬,不过三四个月,她几乎已经觉得有三四十年,偶尔在洗脸盆中照见自己的面容,几乎连自己都不认得了——更苍凉的是心境,只怕再过三四个月,自己也会生了满头华发。
  每次苦到几乎再也熬不下去的时候,她想过死,想过不如一死了之,可是转瞬就会想起娘亲最后的嘱咐:“霜儿,好生照应允儿……”
  允儿是她最小的一个弟弟,今年虚岁才十三,而上谕是十四岁以上男丁处斩,十四岁以下男丁流徙三千里,慕允幼习弓马,八岁即随父出征,在军营中长大,虽然年少,可是性情刚毅,无论如何不愿苟且偷生,决意同父兄共死。最后还是慕大钧搧了他一掌:“不孝!”
  慕允挨了老父这重重一记耳括子,顿时明白过来,家中十四岁以下男丁只自己一人,自己若一意赴死,慕家从此便是绝后。老父这句:“不孝!”,如同三九冰雪,从脊背上一浇而下。他瞪大了血红的眼睛,一言不发,跪下来给父亲“咚咚咚”磕了三个响头,站起来只说了四个字:“儿子遵命。”
  曾经出将入相,率领过数十万大军踏平定兰山缺的慕大将军,见到幼子如此,终于禁不住老泪纵横。
 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父亲掉眼泪……也是最后一次,父亲一哭,母亲自然哭了……她哭得更伤心……再后来,家中全部的女人,死的死,官卖的官卖,她和小环被发卖到这里来为奴……
  有一颗极大的眼泪挂在腮边,冰冷冰冷的……一直冷到心里去……那样的冷……就像永远不能够再重新获得一丝暖意……她将身子蜷成一团,迷迷糊糊终于睡着了。
  第二天雪停了,天也放晴了。亭台楼榭宛若装在水晶盆里,玲珑剔透。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,如霜却没有丝毫赏雪的兴致,喝过一碗薄粥,就得干活了。小环穿了一件旧袄,越发显得缩头拱背。实在太冷,鞋踏在雪里,叫雪水浸透了,双脚已经冻得麻木。如霜执着扫帚的手也冻得红肿青紫,只是木肤肤的扫着,雪面上结了一层薄冰,小环拿木锹在前面铲了,她仍旧扫得无比吃力。可是只能埋头苦干,因为辰时之前必要打扫完,做不完活,连累她们这一班十二个人,都要被饿饭。

  因为使力扫雪,身上渐渐暖和起来,露在外头的手脚依旧麻木得没有半分知觉。紧赶慢赶,眼看着辰时之前应该可以扫完,如霜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。她身子最弱,兼之从前没做过粗活,做起事来总是不够利索,每每连累大家被罚,她心里实在过意不去。
  极远处传来隐约的蹄声,领着她们扫雪的带管听见了,连忙打了个招呼。她们这十余人忙收拾了扫帚木锹,由带管牵头,恭敬的顺着墙根儿一溜儿跪下,将头深深低下。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才听到清脆的马蹄声,由远及近,答答的直如踏在人心上一样。如霜将头埋得低低的,只觉得 “唿”一声,一阵疾风从面前刮过,马蹄踏起雪水飞溅,有几滴溅到了她额上,已经冷得麻木了,更不能伸手去拭。她正待将头垂得更深些,忽听唏律律一声长嘶。因低着头,只能看到四蹄兜转,那马不知何被生生勒住,可以看清紫金镫子上踏着的鹿皮靴,杏黄绫里的紫貂斗篷一直垂到靴下,斗篷温软绒密的风毛在风中巍巍颤动,如小儿最温柔的触拂。
  马上的男子嗓音低沉,因为近,如霜觉得一震,仿佛就在头顶响起,透着几分慵懒的不耐:“是谁叫你们将雪都扫了?”
  带管吓得浑身发颤,哆哆嗦嗦的连连磕头,只会说:“奴婢该死!奴婢该死!”
  马上的人微微挑起眉,用马鞭轻轻打着手心,不远处响起杂沓的步声,大队的侍从都追了上来,领头的总管太监夏进侯一把抓住马缰,喘吁吁地躬身:“王……王爷……您可不能……可不能……再要奴婢的老命了。”
  睿亲王随手用马鞭一指:“往后这园里的雪都不许扫。”夏进侯连连应“是”,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,仪仗护卫的内官侍从皆恭眉顺目,连跪在墙下的那十余名做粗活的杂役,都木偶似的屏息静气,纹丝不动。
  都是毕恭毕敬的脸,睿亲王忽然觉得意兴阑珊,转过脸去,看到跪得离他最近的小环,心里忽然一动。问:“本王的弓呢?”
  昔年太祖皇帝以弓矢夺得天下,所以天朝祖训,宗室子弟必随身携弓,以示子孙不忘开国之艰辛,连御驾之侧都历来有一名内官专司背着御弓,称为“掌弓”,与皇帝须弥不离。逢有大朝,则置御弓于朝仪门,于是亦称大朝为“置弓”,宗室亲贵,更是弓矢不离左右。
  睿亲王这么一问,掌弓的内官连忙上前一步,从背上解下黄绫包裹的长弓。睿亲王随手从箭壶里拈了枝白翎箭,指了指跪得离自己最近的小环,漫不经心的说:“你,起来。”小环猝然一惊,吓得连规矩都忘了,仓促抬起脸来,瞪着一双眼睛,直愣愣的看着马上锦衣貂裘的亲王。
  睿亲王仿佛带着一缕微笑:“起来,起来。”
  小环怯怯的站起来,如霜突然想起入府伊始听说过的可怕传闻,只觉得轰然如晴天霹雳,头皮上骤然发麻,她大张着嘴,连舌头都几乎不听使唤,拼尽了全身的力气,才喊出一句:“小环!快跑!”
  小环吓得一个哆嗦,突然也明白过来,刷一下脸色煞白,如霜的声音又尖又利,几乎不像是她自己的声音:“快跑!快跑!”管带已经吓得傻了,只是愣愣的看着如霜,几名内官上前来推攘喝斥:“大胆!竟敢在王爷面前大呼小叫!”
  小环终于反应过来,拔腿就往月洞门奔去,睿亲王坐在马上,脸色镇定安详。如霜拼命挣扎,更多的内官涌上来,想要捺住她。她眼睁睁看着小环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,已经跑到了月洞门前,只要再有十余步,只要再有十余步,小环就可以穿过院门,只要穿过院门拐过弯,只要拐过弯……睿亲王缓缓将弓开满,漫不经心的微眯起双眼,如已明知猎物的在劫难逃。如霜大张着嘴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任由眼泪在脸上奔流肆虐。电光火石般,只听“嗖”一声,疾箭去势如风,她眼睁睁看着那枝白翎箭没入小环的背心,“哧”得透胸而出。
  殷红的血在雪地上溅出老远。

  小环趔趄了两步,终于向前仆倒。
  淋漓的血迹在残雪上如同一幅凄厉的狂草,点点滴滴蘸满惊人的骇痛。如霜泪流满面,全身的气力都仿佛在那一瞬间被抽光,内官们将她牢牢按在地上,她的脸被按在积雪中,滚烫的热泪融入冰冷的积雪,她想起那个酷热的早晨,自己紧紧拽着母亲的手,死也不肯放开,狱卒拿皮鞭拼命的抽打,火辣辣的鞭子抽在她胳膊上,疼得她身子一跳,死也不肯放开,怎么也不肯放。只会歇斯底里的哭叫:“娘!娘!”
  手指一根一根的被掰开,更多的人上来将她拖开去,按在铺满腥湿稻草的石板地上,拿稻草塞住她的嘴……狱中的稻草从来没有更换过,一到夜里许多老鼠钻来钻去,甚至会爬到她的脚上,她尖叫着醒来,而娘总是搂着她……搂着她……泪光模糊了视野,锥心刺骨的痛楚从胸口迸发……她从来没有这样绝望。他们夺去了她的一切,她的父亲,她的娘亲,她的兄长,她的乳母……她全部曾有的幸福,与疼她爱她的家人,现在又是小环!她的小环!她在这个世上身边的最后一个亲人,就这样眼睁睁的再次失去。
  眼泪滚滚的落下来,她原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落泪了,她曾以为自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,天意像是最残忍的玩笑,从无忧无虑的锦衣玉食,转瞬间竟是晴天霹雳一无所有,她失去了一切,于是她以为再也没有可以失去的了。可是小环,他们竟还是夺走了她唯一仅剩的小环。眼泪变得冰凉,就像她脸侧肮脏的积雪,她的心里也只有冰凉,她的身体剧烈抽搐着,胸中气血翻滚,就像有汹涌的浪头一浪高过一浪拍打着理智的堤岸。
  她如同负伤的禽兽,带着最后的绝望挣扎,哪怕是死,她也不要这样屈辱的死去。
  睿亲王看着雪地中被内官们死死按住的孱弱女子,突然起了意兴:“放开她。”
  按住她身体的内官忙忙撒开手,她立刻挣扎着站起,他于鞍上俯下腰,用粗砺的马鞭托起她的下巴,在见到她容颜的那一刹那,他不由微微眯起双眸,仿佛是反射到琉璃瓦上的眩目雪光,令他睁不开眼晴。
  她有一双令人眩目的眼睛,就像是两把淬闪寒光的利刃,带着凌利凄楚的恨意,仿佛想在他身上剜出两个透明窟窿。她的头脸上全是狼籍肮脏的雪水,发辫已经挣得松散,几缕碎发凌乱的粘在脸颊上,因为极度的仇恨愤怒,脸上洇着不健康的潮红。可是那被迫抬起的下颔,有着柔美姣好到不可意议的弧线。
  他几乎有一刹那失神。
  睿亲王身侧的夏进侯仿佛也吃了一惊。
  睿亲王终于抽回马鞭,声音已经平淡如朔风初静:“你姓慕?”
  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,腥甜的气息氤氲在口腔,胸腔有更无法抑制的澎湃血气,她不言不语,恍若未闻。睿亲王的眼锋渐渐凌厉,仿佛是动怒于她无动于衷的面容。夏进侯十分不安,瞪了一眼缩在一旁的带管,那带管战战兢兢的答:“启禀王爷,她确实是姓慕。”
  果然,夏进侯的心忽然一沉,睿亲王没有再说话,只是移开了目光,望向远处松针上漱漱落下的残雪。亲王俸禄最厚,昔年兴宗又最私爱这位皇子,分府之时赏赐有无数的庄园田地。睿亲王雅擅书画,精于冶游,偌大的王府西园,处处皆是精心构筑,一步一景,美伦美奂。放眼望去,在皑皑的积雪中,一切楼台亭阁宛若水晶雕琢,焕发出不真实的明亮光泽。夏进侯一瞬间在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,正因为知晓,所以更没有把握。但这句话不得不由他来说,他躬身道:“请王爷示下。”
  仿佛是问糟了,因为睿亲王瞧了他一眼,夏进侯不敢再吱声,硬着头皮等待着睿亲王的发作。
  过了片刻,才听见睿亲王说:“赏她个全尸。”
  夏进侯松了口气,躬身道:“遵旨。”吩咐左右:“拖到西场子去。”西场子在西角门外,是府中专门焚烧垃圾之处,场外有七八楹低矮的屋子,原为停置拉垃圾车的库房,睿亲王素来待下人苛严暴虐,此地渐渐用作处死犯了重罪的使女内侍的刑场。府里当差的人只要一听到“西场子”三个字,就会不由自主的打个寒噤。

  两旁的内侍上来拖了如霜就走,她也没有挣扎。从后园门到西角门并不远,她被内侍拖得踉踉跄跄,出了西角门,就可以闻到一股焦糊味。从高高的灰墙深巷中穿出去,便是岑寂空旷的西场子,这里的雪并没有人扫,积年的黑灰尽掩在皑皑的积雪下。两个内侍拖着她穿过场子,一直走到场边最西处,几楹孤伶伶的屋子门窗洞开,黑洞洞似噬人的怪兽。
  内侍在她背上推了一把,她跌跌撞撞绊进了屋子。
  生无可恋,死又何惧?
  死,真是温暖的字眼,娘亲在那里等她,还有父亲、兄长、乳母……那样多的家人……还有小环,自幼同她一起长大的小环……她有什么好怕的,如今那是她最渴望的归宿。便如游子渴望归家,婴儿渴望母亲,她如今只渴望着这一死。只是允儿……她有负娘亲临终所托……允儿徙边苦役,三千里流放……她还曾一念尚存,希图今生有幸,还能知晓他的平安,没想到如今再无机缘,但他是堂堂慕家男儿,定不会堕了家声!
  内侍将绳索结好死结,扶她站上凳子套好了索子,没等她站稳,就将凳子一抽。
  脖子间骤然一紧,全身的重量顿时令人窒息,她本能的挣了几挣,徒劳的想要抓住什么,手足在空中乱挥。有轻微的风声在耳畔,极远处响起杂沓急促的步声,是很小很小的时候,小环与她在桃花树下打秋千,高高的荡起,仰面看见灼灼花枝在头顶盛放,仿佛是最绚烂的晚霞,无数的花瓣纷纷跌下,落在她的发间衣上,像是一场最绚烂最绮丽的花雨,小环咯咯笑着,用力将她推向更高更远的天空……隐约听见最后的声音,是急促的脚步由远及近,夹杂气吁吁的喘息,内官特有的尖细嗓子:“快!快!放她下来,王爷有令!放她下来……”柔软的黑暗包围上来,如同甜美酣醇的梦境,温存的将她包围。
  她再也不会觉得寒冷了。
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[NextPage第二章,零落成泥碾作尘]

顶一下
(63)
53.4%
踩一下
(55)
46.6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1. 上一篇:幻城
  2. 下一篇:冷月如霜番外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