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穿山小孩

时间:2017-02-21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詹宏志 点击:
穿山小孩
 
  到了下午5点钟,天光还亮得像正午一样,我们全班都还留在学校里,心不甘情不愿地上着辅导课,但是老师并没有忘记一名特别的学生,他把粉笔捏在手心里,指着坐在我前座的小孩:“廖俊杰,你要准备了。”
 
  铜色皮肤闪闪发亮的廖,服从地点点头,他站了起来,从抽屉里拿出外套、雨衣、雨靴,甚至还有手套,慢条斯理地一件一件穿上去,一面还偷偷和后座的我挤眉弄眼,打个明天见的手势,等他全身披挂完毕,他的额头已经热出汗来。在这样的热天里,他包裹得像个粽子似的,手上还拿着一个巨大的手电筒,好像要进入深山一样。
 
  但这是实际情况,他的确是预备进入深山:他的家要越过学校后面的一座山,走一个半钟头的山路才能到达。这时候是夏天,他得5点钟离开学校,赶在天全黑以前回到家。山路上是完全没有灯光的,他家里也没有自来水和电,这是他带着大型手电筒的原因。到了冬天,天黑得更早,他上课上到4点半,老师就要催他走了。
 
  当他穿成一个全身捆扎的“铁甲武士”,背起沉重的书包,拎起他巨大的饭盒袋时,老师就会说:“你们要和廖同学说什么?”
 
  我们朗声齐喊:“廖——俊——杰——再——见!”
 
  每一天都是这样,皮肤黝黑、个子矮小的“铁甲武士”,就在教室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。我们不知道他要走的山路有多崎岖难行,也不能想象他这么小的年龄,要如何鼓起勇气独自穿过那片幽暗的树林,我们只知道他可以比我们早一小时下课,只要想到这一点,我们心里就充满了怨恨和羡慕。
 
  廖坐在我前面,他的功课不太好,常常在上课时会回过头来问我问题,害得我有时候会和他一起因为上课说话被罚站或罚跪,手心吃藤条、竹鞭也是常有的事。他家里没有电,晚上在家没办法写作业,他总是早上第一个到学校(他说他4点半就出门了),他先到老师的宿舍去拿教室的钥匙开门,然后孤单地坐在教室里等其他同学上学。第二个到达学校的学生常常是我,我并不是用功,我是为了捉清晨的大头蜻蜓而提早来到学校(它们还傻乎乎地在树上睡觉呢)。这时候,廖就会问我功课该怎么做,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虽然有点笨,但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帮他把功课做好,并且分给他几只大头蜻蜓。
 
  廖的家里种植果树,台湾人称为“种山”。夏天来了,总是在某一天,他会把书包翻过来,掏出一堆梨子,说:“这个给你。”又加一句,“刚长熟,很酸,要再过一个月才有甜的。”然后在另外的某一天,他用布袋装满荔枝,塞进我的抽屉,还是同样的一句话:“这个给你。”书包或布袋里翻出来的,顺应季节的变化,还会有梅子、李子、桃子、枣子、枇杷、香蕉、橘子,以及我们两个人都最爱吃的芒果。
 
  他每天要背一个大书包和两个饭盒,还有要穿越树林的全副武装,重量已经不轻,但他还是常常再背上沉沉一袋水果给我,多得好像不知道数量和重量。我内心知道他当我是兄弟,这个时候,汗珠从他的额头滴流到脖子,他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他把布袋递给我,眯着眼傻笑着说:“这个给你。”我还能说什么?他真的是我的兄弟,我应该教他更多功课,不要让他常常被老师罚;站在他这边,不让其他同学或女生嘲笑他。我们已经小学五年级了,我内心第一次感觉到血气澎湃的男性友谊。
 
  但事实上,多半时候是他保护我。有一次,我因为什么事惹到了隔壁六年级的两个小太保,下了课,两个恶煞般的大个子把我叫出了教室,来到不远处的凤凰木树荫下。同学们都吓坏了,忘了去叫老师,女生甚至已经哭了起来,我咬着牙挺着胸,准备挨过一阵拳脚的冲撞。突然间廖走了过来,两眼露出凶光,脸上的肌肉激动地鼓胀起来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走到凤凰木下,本来就不善说话的他现在更说不清楚了,他大叫道:“你们不可以……”他用力扳着树干,“哗啦”一声,一根杯口粗的树干被硬生生拉断了,两位高年级学生互相看了一眼,嘴里恨声不绝地说:“你们有胆不要走!”一面却掉头走远了。
 
  我们默默回到教室,廖还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我也心虚得不知该说什么好。老师上课进到教室,看到教室外如台风肆虐过后的树木残局,大吃一惊,怒问是谁做的好事,我们两个毫不犹豫都举了手。我们挨了一顿棍子和斥责,又被叫到走廊上罚站,很奇怪的是,我们都觉得手心并不如平日疼痛。
 
  春天里有一天,廖突然对我说:“礼拜天要不要到我家玩儿?”
 
  我想象穿过树林和越过山头的遥远地方,不知道那种滋味是怎么样的,我感到有些兴奋,但也只是淡淡地回答:“好呀。”
 
  他认真想了一会儿,说:“那礼拜天早上7点钟,我到学校来接你。”这表示他5点多钟就得从家里出门,也意味着他得一口气走两趟山路。
 
  我也点点头,没说什么。
 
  星期天到了,我找了一个借口溜出家门,7点钟来到学校。星期天早上的校园空荡荡的,没有一个人影;大头蜻蜓倒是都已经起来了,正成群低空盘旋在操场上。不一会儿,廖来了,和平日上学一样,他仍然全身披挂,手里拿着大型手电筒,身上湿漉漉的,头上也都是汗,好像刚从瀑布底下穿过一样。
 
  我们彼此点点头,他把雨衣脱下,说:“这个大概不用了。”然后说,“我们走吧。”
 
  我们从学校后门走进农田,穿越一片农庄,就进入山区了。山路其实还蛮宽敞,坡度也并不陡,浓密的杂树林遮蔽了阳光,加上山上凉风习习,我们走得很舒畅。路过溪涧的时候,清澈湍急的溪水在石头上跳跃,发出琤琤的声音,水边常常有白色的水芭蕉,还有美丽的蝴蝶和蜻蜓飞舞着。我们都没说话,沉默地走在山路上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1. 上一篇:如何下脚
  2. 下一篇:情书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