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解开亲情的密码

时间:2016-11-09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三秋树 点击:

 
  亲情成为最远的水
 
  接到母亲病重的电话时,我人在纽约,正在和3岁的儿子玩游戏。电话是家里的阿姨打来的,她说母亲本不让她给我打电话,但她知道,母亲是想让我回去看她的。阿姨最后说:“贺贺,阿姨也不希望你有什么遗憾。”
 
  高中毕业后,我就出国留学了。同为大学老师的父母毫不犹豫地为我选择了这条路,他们认为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出路。现在,我成了一名牙科医生,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。但付出的代价是,我几乎没有了再跟父母团聚的日子。
 
  坐在归程的飞机上,我突然很伤感。我看到机窗里反射的,是自己早生的华发。18岁离开家,一晃20年过去,我不再年轻,母亲也已经衰老。15个小时的空中航行,我一刻也没闭眼,20年的岁月在脑海里翻腾,我从来没有如此想念与害怕,想念去世时我没有在身边的父亲,害怕母亲这一次也不给我机会。
 
  突然间觉得,算得上功成名就的我,对父母而言不就是一个符号吗?我毕业、工作、结婚乃至生子,他们都没能亲眼看见。一切都在电话里,以过去式的形态,向他们告知。好消息,放大了说给他们听;坏消息,等到自己不痛了才肯让他们知道。关山重重,亲情成为最远的水。难道这就是父母送我出国的意义?
 
  情虽亲,心却很难接近
 
  下了飞机,我直接打车去医院。已是深夜,当看到病床上苍老的母亲时,我几乎认为自己走错了病房。可是,床头卡的名字,还有那依稀可辨的面容明确地告诉我——-这就是我的母亲。
 
  母亲也会老吗?
 
  在我的记忆里,她好像永远都言语幽默,永远都喜欢漂亮的衣衫,永远都愿意搂着我的肩膀比个儿。那么多年不在身边,我不能看着她慢慢变老,只能在这样的时刻,让一夕忽老的她出现在我面前,眼睁睁地目睹岁月的残酷!
 
  母亲是因脑出血入院的,她一直很害怕手术,直到我回来的第二天,她才同意手术,我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,回头看她,她的脸上充满了坦然与信任,仿佛她的儿子回来了,一切就安全了一样。等在手术室外的时间并不好过,同意书上那些可能发生的危险反复在我脑海里出现,挥之不去。
 
  谢天谢地,手术很成功,医生表扬母亲:“她的意志力很强。”阿姨说:“还不是因为她儿子回来了?咱们千军万马也抵不过她儿子一句话。”术后3个小时,母亲醒了。看到我,她笑了。但很快,她用目光求助阿姨,并露出难为情的神色。阿姨说:“贺贺,你出去一下,你妈妈要小便了。”
 
  接下来的日子,我觉得尽管我与母亲是骨肉至亲,却总有一种陌生与疏离感。我们的话题在简单的吃了、要不要翻身以及国内外的生活习惯等非常表面的内容之外,再没有更私密和亲近的话说。不是不想说,是我们找不到要说的情绪和话题。
 
  20年不在一起,情虽亲,心却很难接近。
 
  我想照顾她大小便,她说难为情;我喂她吃饭,她觉得不太习惯;我扶她下地走走,但明显不如阿姨做得让她感到舒适……看着她与阿姨有说有笑,我的心底有一种悲凉—–我和她,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亲近的人——-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,我是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呀。看着病房里别人的儿女与母亲亲密无间的样子,我感到很孤单。
 
  母亲的日记
 
  一天晚上,我回到家,虽然很累,却睡意全无。随便翻看母亲的书,却发现了她的日记。母亲的日记,在我父亲去世之前,里面写的都是我。而父亲去世之后,字里行间全是他。母亲曾在独自一人料理父亲后事的诸多繁琐里追问:直到此时我才问自己,我生了一个儿子,然后为了他的前途将他送到了国外,不管我多么需要他,都只能对他说“我很好,不用挂念”,这样做,对吗?
 
  母亲的日记每一篇都能轻易让我落泪,我不了解她,就像她也不了解我一样,20年几乎没有交集的生活让我们对彼此都很陌生。
 
  我们怎样才能重新认识?我做的第一件事,是跟阿姨学做母亲喜欢吃的饭菜。果然,吃我做的饭,她很有满足感。我给她买漂亮的衣服,她看到后很是开心,马上穿在了病号服里面。我拿着从小到大与她的合影,让她讲那些过去的事情。她立刻变得滔滔不绝,记忆力惊人,我受伤的每一个疤是怎么弄的,连我高中同学的名字,她都还记得一些。我们终于可以不必相对枯坐、亲而无言了。
 
  那天,我下楼买东西,快到门口时,她说:“贺贺,小心车,早点回来。”我头也不回地说:“好。”可是,走下楼时,我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湿了—–停留在母亲记忆里的,还是那个走路常常忘记看车的莽撞少年。相隔20年,我们母子是否还能亲如从前?
 
  幸福时光
 
  是医生的话提醒了我。医生说:“你母亲有轻度的脑萎缩,如果任其发展下去,有可能会得帕金森症。”我知道,这意味着她的记忆力可能会下降得很快。很多东西,如果我不跟她说,她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了。
 
  母亲出院后,我决定继续留下来。那些天,我陪她去买菜、散步,接待来看望她的客人。然后,在属于我们俩的时间里,我给她讲离开她之后的20年是怎么过的。
 
  我不知道,我的生命中是否还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光—-你把你所经历的一切毫无保留、不加任何修饰地讲给另外一个人听,更重要的是,她对你说的一切深信不疑,开心处她大笑,难过处眼泪也来得猝不及防。仿佛她一直在那条路上,陪着你经历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