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宋代演戏,尺度有点大

时间:2018-04-24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吴钩 点击:
宋代演戏,尺度有点大

有人问:现代人娱乐生活丰富,可以看电影、电视、网剧,可以喝酒唱歌卡拉OK,那生活在宋代的人呢?是不是没啥娱乐,晚上是不是只能早点洗洗睡?
 
宋朝人当然有丰富的娱乐生活,比如可以到瓦舍勾栏看演出啊。勾栏里,每日都有精彩的商业性演出,什么弄虫议、傀儡戏、皮影戏、七圣刀、踢弄、相扑、说书、歌舞,等等,其中有一项演出尤其受宋人喜爱,那就是杂剧。
 
每逢元旦、元宵、冬至、重要神诞等节日,官府与民间都会组织文娱汇演,具有官方身份的教坊伶人与来自瓦舍勾栏的露台弟子俱登台献艺,竞演杂剧。皇室、政府、贵族高官若有公私宴会,照例亦会进演杂剧。
 
宋代杂剧绢画宋代杂剧绢画
不过,我们需要注意,宋朝的杂剧,是一种跟元明杂剧完全不同的表演艺术。简单地说,元明杂剧是完整的戏剧,综合运用歌曲、宾白、舞蹈等手法演绎一个情节较复合的故事。宋杂剧虽然也演故事,但剧情简短,杂剧艺人也无意于表演复杂曲折的情节、塑造形象鲜明的人物,而是“务在滑稽”,“打猛诨入,却打猛诨出”,用大白话说,就是要逗你一笑。因此,宋人又将杂剧称为“滑稽戏”。苏轼为朝廷撰写《集英殿秋宴教坊词》(类似于晚会节目串词),其中“勾杂剧”的串词是:“宜进诙谐之技,少资色笑之欢。上悦天颜,杂剧来欤——”你看,苏轼特别强调了杂剧乃是“诙谐之技”。
 
又因为意不在讲述复杂故事,宋杂剧的角色也比较简单,一般只需三五个角色就够了:“末泥”、“副净”、“副末”,有时候会加上“装孤”和“旦”。“旦”指饰演妇女的角色;“装孤”是扮演君王或官员的角色;“末泥”则负责编排故事、串连剧情,有点像导演兼主持人;“副净”负责“乔作愚谬之态,以供嘲讽”,相当于相声的逗哏;“副末”负责凑趣、发挥,“以成一笑柄”,类似相声的捧哏。实际上,宋朝的杂剧跟今天的相声、小品、脱口秀比较接近,而大异于宋南戏、元杂剧、明传奇、清京剧、昆曲之类的戏剧。
 
“多以长官为笑”
 
我们前面说了,宋杂剧“务在滑稽”,但“滑稽”并不是宋代“滑稽戏”的最大特色,其最大特色是讽刺时人时事,即所谓“优谏”。且看宋人自己怎么说:“五代任官,不权轻重,凡曹掾簿尉,有龌龊无能以至昏老不任驱策者,始注为县令。故天下之邑,率皆不治,甚者诛求刻剥,猥迹万状,至今优诨之言,多以长官为笑。” “至今”当然指宋代。说的是宋朝地方优伶对官长的讥讽。
 
吴自牧《梦粱录》亦称:杂剧“本是鉴戒,又隐于谏诤,故从便跣露,谓之‘无过虫’耳。若欲驾前承应,亦无责罚。一时取圣颜笑。凡有谏诤,或谏官陈事,上不从,则此辈妆做故事,隐其情而谏之,于上颜亦无怒也”。说的则是内廷伶人对时政的讽谏。为便于优伶讽谏,言词不受约束,宋朝还形成一惯例:内宴进演杂剧,御史官不出席:“内宴优伶打浑,惟御史大夫不预,盖始于唐李栖筠也,至今遂以为法。”
 
所以王国维认为,“宋之滑稽戏,虽托故事以讽时事,然不以演事实为主,而以所含之意义为主。”由于宋朝优伶意在讽谏时务,而时务多变,所以滑稽戏往往不需要固定的剧本,表演的节目多是就地取材、临时编排,如此才有针对性,方能针砭时弊。这一点又跟后世杂剧不同。清人说:“宋时大内中,许优伶以时事入科诨,作为戏笑,盖兼以广察舆情也。”宋人自己亦说:杂剧“大抵全以故事、世务为滑稽,本是鉴戒,或隐为谏诤也”。热衷于将“时事”、“世务”编入戏中,实是宋杂剧迥异于后世戏剧的一大特色。
 
现在,我们就来看看宋朝杂剧伶人究竟怎么编排世务,讽谏时事。
 
大中祥符—天禧年间,杨亿、钱惟演、晏殊、刘筠等词臣“以文章立朝,为诗皆宗尚李义山(李商隐),号‘西昆体’”,流风所向,馆职文人都以模仿“西昆体”为荣,专从李商隐诗中寻章摘句,文风千篇一律。一日内廷赐宴,进演杂剧,伶人扮成李商隐登场,穿的衣裳破破烂烂,旁人问:你这是怎么啦?“李商隐”说:“现在这帮做诗的文人学士,这个从我身上扯摘一下,那个从我身上扯摘一下,便成了这个样子。”嘲弄当时文风之弊,“闻者欢笑”。
 
熙宁年间,一日内廷宴会,教坊伶人演杂剧,扮作一群都水监官员在议事:今年秋水泛溢,汴河水涨,必须决口泄洪,以免有泛滥之虞,在哪个地方开口好呢?一人说:“丁家口可开乎?”众人说:“丁家口外多良田,决口会淹没庄稼,不可开。”又一人说:“杜家口可开乎?”众人说:“杜家口外有州城县城,泄洪必经涉州县,也不可开。”又一人问:“邓家口可开乎?”众人说:“此口奉敕不得开耳。”当时邓绾为御史中丞,本应以谏议为职,但此人圆滑,明哲保身,从不开口进谏,优伶便以“邓家口不开”讽刺邓绾身居言职,却不尽言,渎职。
 
元丰年间,蔡卞拜相,举办家宴庆贺,照例要演杂剧。伶人演剧时发表贺词:“右丞今日大拜,都是夫人裙带。”原来,蔡卞为王安石女婿,“每有国事,先谋之于床第,然后宣之于庙堂”,执政官员自嘲说:“吾辈每日奉行者,皆其咳唾之余也。”伶人此语,自然是讥诮蔡卞“官职自妻而致”,一时间,“中外传以为笑”。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