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林黛玉为什么不喜欢李商隐

时间:2018-02-05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潘向黎 点击:
林黛玉为什么不喜欢李商隐

前不久,在北京三联书店的一次读书活动中,研究《红楼梦》的刘晓蕾当众问我一个问题:“林黛玉为什么不喜欢李商隐?她应该喜欢啊。”我当时简单回答了几句,说到“天然”和“淡”的标准。回来心里放不下,决定从容写出来,把自己的想法说全说透。不论对错,只要说透了,也算不辜负晓蕾的好问题。
 
《红楼梦》第四十回《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》,贾母带着众人逛园子,到了筕叶渚,大家上了棠木舫沿河而行,因为已经是赏菊吃蟹的季节,水中自然没有荷花,只剩一些残叶枯蓬。因为这些枯荷叶,李商隐意外地出现在乘船人的谈话中。
 
宝玉道:“这些破荷叶可恨,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。”宝钗笑道:“今年这几日,何曾饶这园子闲了,天天逛,那里还有叫人收拾的工夫。”林黛玉道:“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,只喜他这一句:‘留得残荷听雨声’。偏你们又不留得残荷了。”宝玉道:“果然好句,以后咱们就别叫人拔去了。”
 
宝玉是喜聚不喜散的,对衰老、失去、离散、死亡都很敏感而孩子气地排斥,当然只会喜欢明艳的荷花、可爱的莲蓬,而不愿面对这样残败衰飒的枯荷。宝钗的反应是婉转的打圆场,也说出了部分实情,总之是入世而圆通的立场,而不关涉审美。
 
只有诗人林黛玉是立即从审美的角度来看这些枯叶的,她想起了这句李商隐的诗,是《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》中的一句,这说明她本已由眼前相似的景色联想到李商隐“竹坞无尘水槛清”的诗境,而且认同枯荷有它们的诗性之美——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这是一幅全息的秋意图,有视觉,有听觉,有温度,有湿度。秋雨打在上面,发出错落有致的声响,本身就别有一番意境,又可以陪伴孤单者的孤寂和宽解长夜不眠人的心事。
 
林黛玉是经常失眠的,因此也经常听到竹叶上的雨声,因此觉得李商隐的这句诗好。林黛玉为枯荷辩护,完全不是从现实出发的,而是一个审美高于实用、“我为我的心”的人生过程论者的本能。宝玉马上改变态度,他在黛玉面前毫无原则可言,这是写他们一贯的感情,而不是当时审美的转变。
 
 
但是这几句话里也生出一段公案,那就是林黛玉居然不喜欢李商隐,而且是“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”。不是喜欢而程度一般,也不是无感,而是明确无误的不喜欢。
 
当然也可以猜测,这也许是黛玉在宝玉面前“使小性子”,或者为了压倒先表态的宝钗,而故意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,其实目的只是一种夸张的欲扬先抑,恰恰意在强调李商隐的这一句诗的不同凡响?
 
这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。那么,林黛玉到底喜欢李商隐吗?
 
第四十八回,黛玉教香菱写诗,第一课开的书单里,有王维、杜甫、李白,这都非常有道理,既合乎唐诗的道理,也合乎林黛玉的道理(红楼第一诗人的人设),可是林姑娘说完这三位巅峰级大诗人,就不往下讲了,丢开了中唐、晚唐的那么多花团锦簇的诗人,一下子回到了魏晋南北朝,她让香菱去读陶渊明——这个也有道理,可是接下来就让人云里雾里了:应玚、谢灵运、阮籍、庾信、鲍照。这书单,适合初学诗的少女香菱吗?林老师,你不是在逗我们吧?有对付谢灵运的繁富讲究的工夫,不如去啃李商隐呢!若真觉得香菱适合平易好懂的而避开李商隐,那么大唐不是有“老妪能解”的白居易吗?不然还有刘禹锡呀。如果说乖乖女香菱只适合平和大方、温柔敦厚的,有韦应物。
 
后来湘云来了,就自然而然地说到了其他唐朝诗人,李商隐还拥有了重要席位——宝钗笑着转述她对香菱高谈阔论“杜工部之沉郁,韦苏州之淡雅,温八叉之绮靡,李义山之隐僻”。宝钗随口转述,说明她对这些也是烂熟于心、倒背如流的。宝钗湘云都熟知的,黛玉没有不知的道理。可见,林姑娘前面拉来这么多“积古”的诗人来混,无非是不肯在唐朝多说出一位诗人罢了。唐朝最杰出的诗人,她说了三位,偏偏不说第四位,王维、杜甫、李白,无可争议,但第四位,无论如何应该是李商隐。
 
可见,不是突然忘记了中唐和晚唐,也不是因为李商隐晦涩难懂,真相只有一个:林黛玉真不喜欢李商隐。
 
黛玉明确地嫌弃过两个诗人,一个就是李商隐,另一个是陆游,她说陆游:“断不可学这样的诗。你们因不知诗,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,一入了这个格局,再学不出来的。”她嫌弃陆游的理由是:浅近,格局小。言外之意,可能还觉得有点俗。但是为什么不喜欢李商隐,没有给出理由来。
 
说到这里,应该把主语换一下了,曹雪芹不喜欢李商隐。作为《红楼梦》里曹雪芹最钟爱的人物,兼大观园里艺术鉴赏力最佳和诗歌造诣最深的,黛玉的这个看法,肯定代表曹雪芹,这一点勿庸置疑。
 
还有一个旁证,第二回曹雪芹借贾雨村之口说有一类人是集灵气和邪气于一生的,“其聪俊灵秀之气,则在千万人之上;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,又在千万人之下。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,则为情痴情种。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,则为逸士高人。纵然生于薄祚寒门,甚至为奇优,为名娼,亦断不至为走卒健仆,甘遭庸夫驱制。”他历数历代这样的人:许由、陶潜、阮籍、嵇康、刘伶、王谢二族、顾虎头、陈后主、唐明皇、宋徽宗、刘庭芝、温飞卿、米南宫、石曼卿、柳耆卿、秦少游,近日倪云林、唐伯虎、祝枝山,再如李龟年、黄幡绰、敬新磨、卓文君、红拂、薛涛、崔莺、朝云。
 
仍然没有非常符合“灵邪同秉”“异样”标准的李商隐。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