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枫轩优德w88官网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菌子

时间:2017-11-04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沈从文 点击:
沈从文

  他名字叫菌子,一个县公署的第一科一等科员,换了许多知事大人,他的事还是因他为人可靠,无别人那种野心,所以一直保全下来。那张办公桌,菌子伏到那上面已有了三年余,那张坐几,为菌子的后衣幅近股处挨擦得已极其光滑,同事们到无笑话可谈时,把这几子拿来讨论菌子的资格,也很有许多回数了。可是菌子自己,却满不在乎,对坐几也同别的一样,取的是无抵抗手段。
  同事们都是这样,仿佛逗一匹猫或哈叭似的玩,很亲昵地喊“菌子,菌子”,他有时也应,有时又不做声,看叫喊他的是什么样子一个人。遇到自己上司,当然是很恭敬很爽利的答应着,平等同事则不理,至于下一级的录事,则菌子自有他外貌上的威严,压得住那些小职员了。
  有时他也会学到抵制,但这抵制方法也全是近于自卫的,那是因为菌子这名字并不是他的本名。不过这名字用到他身上,实在又是极其适宜。所谓适宜,请各位不要误会,并不是因为他也能象三四月间,七八月间,潮湿的松林中产生那类菌子,可以拾回来炒或煮汤,作为晚饭时一味可口的菜的缘故,乃是形象。全县署对于他感到的趣味,也可以说是他同真的那类松菌一样,又柔滑,又浓,又……他真象一朵菌子!头大而圆,顶略尖起,矮脚杆,腰成筒形,同股部找不出它们的分野来。颈项同下巴地方,常有许多襞褶……拿一朵初生出地面的松菌来形容这人,在他自己除了用“我是人,人是动物,不能用植物来打比”一类很勉强的话辩解外,似乎也很难找出一个有力的不承认比拟恰当的理由了。
  菌子从什么地方来的,谁也不能知道。大家所知道的就是这个地方并不是菌子出生地。虽说菌子学着A地方的人说话能极其相象,但A地人就说这人到县中还不满四年。且最明显的是A地并无菌子一个熟人。想打听这个人的身世以及他的过去生活,实在是一桩很不容易的事!你遇到这人问问,答说大约是从湖北西边那里什么小县分来的吧。试去再问一个,第二个人又会说菌子大约是成都地方人了。三个,四个……你若不怕麻烦,一直问下去,回答的总没有两个人相同。
  实在说来,他们都不知道,近于捕风。各人但凭了菌子的各样不同的性格同身躯的模样,发抒各人的意见,使想打听他身世的人竟莫知所从。当然,我们认为可靠的,就是去问他自己。然这个又会使你失望!平时人家问到这类事时,他总是不大愿意开口。慢慢的却你情不过,或迫不得已不得不说话时,他就答应你原籍是四川成都府小北街人——但对别一个,他便又把原籍改成湖北来凤县人了。或者又是河南信阳州前街或别的什么,总之,由他乱说罢了。菌子之所以不愿把自己生长地方说出的缘故,一半大概是自己对这事也无从确定了,另一半就是防御同事的嘲弄。因为问他这个的,有一半以上多是些坏透了想拿菌子来取笑的人。
  菌子又似乎是有了什么隐匿事故,对于他的原籍,就是到许多正经事上,也还是依然保守着一种秘密。这种隐匿,我们当然不会疑到是菌子犯了什么罪所以如此。我们看看菌子的生活,就可保证他为人是在法以内的好百姓了。但也有点奇怪。片子上,菌子很明显的印着自己名号,旁边还加了一行A县第一科员,把籍贯不提。至于到县署造报全署职员名册时,他竟索性填上A地方人。县长对这个也曾问询过他,说是应把原籍填上。你们猜他是怎样回答的!照菌子平时那种期期艾艾的言谈,会以为这次菌子要受了窘吧?谁知当时菌子却很慷慨的说,到A地有了整整三年,照现行省宪所定,把A地的公民权早得到了,从前那个生长地似乎无写上之必要。职员录上关于履历一行他也不填。所以我们从县署职员名册上,想找到菌子的以前一点痕迹,也是无从找起。
  有一天,办公室中,科长科员雇员各人在沉静的办他所应办的事件,教育科一个科员,正拿起一极大木板尺在长桌上画一张学校分区表。菌子把公事办完了,负着手站在桌边,看同事弯了腰在那里纵纵横横打线格。先还不为科员所注意。
  到科员抬起头放一口气时,见到菌子那牙齿略露微笑着的和气脸面了。菌子见同事望到他,忙好意的同情的说:“太费事了,这个……!”
  “菌子事办完了吧,帮个忙为我画画!”其实这是一句玩笑话。
  “这个——怕画坏了。”菌子就很认真的辞了,但心里却想,就帮一下忙也很好。
  “画坏也不要紧,”那个科员,就把手中那三尺余长的木尺送到菌子肩上去。
  远一点,一个科员听到这一方面的交涉,就插言了,“菌子大哥!到这来办吧,一件顶短顶容易的公函!”
  菌子这时正想办一件什么公函之类,消磨这空余时间,就想走过去。然而教育科员把他拉住了,说“他是朋友,我就不是朋友么?”忙到分辩,“都是朋友,都是朋友!”
  那一边,还是大起嗓子喊着,“菌子老哥。”
  这使菌子陷到困难中了。偷偷的瞅了一下这画表格同事的脸色,同事知道他在觑自己,就故意放下脸嘴,真象有一点生气的神气,且把牵着菌子袖子那只手也缩回到自己嘴巴边抹着胡须。菌子并不很笨,知道果真是为那一边尽力,则未曾尽力这一边就有了不平了,所以最后跑到自己座位上去,表示两人的忙都不帮。
  他自问处置这事是非如此不行的,其实画表的这位同事,却并无借重菌子的真心。
  不知是谁一个发起一句话,又讨论到菌子的来源上来了,第一科科长,菌子的上司,正在拟一个电稿,竟抽出空来说,从菌子肥肥的圆腰柱上,断定菌子是一个浦市地方的屠户的儿子。这话听来似乎很可笑,于是大家都笑了。其实这也很有道理。浦市地方,的确随时都可以遇到胖子,不单是屠户。
  然而一个司法书记官姓陆的又用菌子的鼻子去反证科长的错误,他说:“大家想想,浦市地方,可以找得出一个那么壮大那么肥厚的鼻子么?”
  科长在心里忖度了一下,在浦市地方,似乎当真不容易找寻一个有点俄国人风味的鼻子,所以也不反驳司法书记官了。然而司法书记官把菌子定为河南人的话,也是极不可靠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1. 短篇小说
  2. 散文随笔
  3. 杂文评论
  4. 诗词歌赋
  5. 原创精品
  6. 原创文集
  1. 经典散文
  2. 经典小说
  3. 经典名著
  4. 人生哲理
  5. 经典诗歌
  6. 经典评论
  7. 全本阅读
  8. 阅读排行榜
优德w88官网